七里香

“庭有枇杷树,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,今已亭亭如盖已。”

上元纪事(全)


*ooc预警 慎入
*大概有碎糖

正月十五,汴京,开封府。此时,离冲霄楼一战已过去五年。白玉堂以身换书,人证物证聚在,襄阳王吃了铡刀。本是大快人心的事,对展昭来说,却无异于晴天霹雳。
坊间传言纷纷,不过流传最多的版本,当属展白二人知己难得,说自那锦毛鼠魂断冲霄楼,展大人像变了一人似的,终日公务在身,东奔西跑。他身边多了几分独,少了一抹白影,连着那平日的温和都消失不见。
时光一点一点流逝而过,转眼就是五年。他也曾坚信他没有死,可最后还是败给了时间。
“玉堂……”展昭仰头饮下一杯酒,口中低念。元宵本是团圆的日子,他看着府上祥和的画面,而自己却独自一人。
再没有一个人会跟自己吵吵闹闹,生命中最惬意的时光,已经失去了。

街上喧哗欢闹,孩子们穿着新衣,点着鞭炮只嘻嘻地笑。他轻轻地跃上房顶,抬头却望见辽远的天空。银河若隐若现,天灯在空中升沉。
恍然间,展昭看到了白鼠形状的烟花。一如那人的眉眼,灵活生动。

怎么可能呢,一定是眼花吧……他……怎么会……?心里陡然一痛,又想起那日冲霄楼的火光,他所爱之人去了碧落黄泉……
罢了罢了,不想那些。红衣官人沉默,仰头就是一杯。
玉堂……你看见么?这上元节其实有趣,可惜你从未见过……我听闻那地府阴冷潮湿,像你这锦毛的耗子定住不惯罢……
官人似是喃喃自语,只顾喝酒。
……我想去陪你。

是么?那五爷我倒要来看看了。至于地府,呵,他们怕着我呢,莫担心啊猫儿……
耳边传来了那人熟悉的声音,如梦似幻。啊呀,爷的猫儿怎醉得这样厉害?莫不是被人灌了吧?罢了罢了,是爷爷我回来的晚了,若早些,还能分你一杯酒吃。

我不回家,对你不住。那人声音忽然沉下来,熟悉的声音里有几分心痛。
来,我送你回去罢。否则着凉了可怎么办?他抱起那人,呼吸之间,便到地方。

那人收了脸上的笑意,仰头看了看天,道:“快到时辰了,我得回去了。”

评论(3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