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里香

“庭有枇杷树,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,今已亭亭如盖已。”

【摸鱼】

【暗华/短小*甜】
*义士暗香x魔头华山
*梗源真实案例,有改动

“怕是黄粱梦了。”他甩了甩手,一剑挑翻官兵,站在监狱前打量着他,“有趣,没想到是个义士呢。不过我金盆洗手很多年了,但是——”
“不知道下一次你遇见我,会不会杀了3我呢?”我可是你们的敌人呢。
嘴角微微勾起,他抱起身边的人离开了这昏暗的牢笼。出了城,他把人放下:“再见。”

他是魔头。曾经是华山的骄傲,现在却只有叛徒。如同一场旧梦,表面的锦绣繁华随着时间剥落,剩下的只有腐朽的架子。
华山啊……回不去了呢。
他想。

又过了些时候,大概是花朝节到了。
金陵城,三生树下。树上系着许愿签,据说很灵验,不过孰真孰假就不知道了。

他问李红袖:“祭花神。”

“求个花签,图个热闹罢了。”他心道。
李红袖还是笑语盈盈的样子:“少侠请去那边,恭迎花神的到来吧。”
他一一照做。

“小楼今夜月重圆,魂牵梦萦。”婆娑手中的花签,他轻轻念了出来。

莫不是,今夜将遇故人?”

02
他翻开那许愿签。”
良久,一声轻笑。

“好。”

他策马出了严州城,却在去暗香的路上被人堵住了。
对方一袭黑衣,手持双刃,凌厉果决。魔头觉得这人有点眼熟。

……这不是那个义士么?他在这堵我干嘛?
魔头脑子里刷屏一般的飘过十个问号。
还没等他问出口,那人收起双刃,对他说:“带我回家吧。”

魔头:“你家在哪?”

“有你的地方,就是家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