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里香

“庭有枇杷树,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,今已亭亭如盖已。”

‖脑洞‖壹

应该算脑洞吧。
九色和猫。微白久
特警x猫
——————
‖壹
我那天去s市找九色,不料他出门去了,家中无人。我站在他家门口,摸着手机不知如何是好,他邻居探出头来:“你要找这家人?”我点头称是。于是问他关于这家人的事。
“这孩子不在。他有只特别宝贝的猫,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,他很着急。也不知道回来了没有。”邻居回答说。

我谢过他,准备去白科那里问问。白科是我高中同学,我们的关系说好听点是情同手足,说实在点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,简而言之,他是我发小。话是这么说,但是白科比我厉害的多。白科上得厅堂下得厨房,又是温柔知心的性子,活脱脱的女性杀手。
白科跟九色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,林林总总大概有两三年了。

“话说回来,九色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那种人,身份又特殊,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?”电话里的白科还是懒洋洋的,一讲话就语气带刺。

“白科大人,您行行好,告儿我呗。”我循循善诱,又道:“听九色邻居说,他有只特宝贝的猫,这猫你知道多少?”

“猫?他哪有空养猫?”电话里的声音扬起来,带了几分惊讶,“他那破职业,不对,就他那身份,三天两头要杀人,他哪来的功夫养猫?”

这下子轮到我懵了。还没等我懵完,电话里的人喋喋不休:“我说你,要不要一起去酒楼吃饭?就当是接风洗尘了。”

天降喜事!我忙不迭的答应。

评论(1)

热度(1)